G20杭州峰会展现一张华丽浙江智慧城市“拼图

  伴随着互联网的发展节奏,智慧城市建设在浙江跃然而起。在智慧城市的“巨系统”中,浙江版图中的不少城市纷纷“量体裁衣”,让城市个性在智慧中更加凸显,展出了独特的智慧城市样板。

  徜徉在美丽的西子湖畔,边喝咖啡边点ipad,就可办理医保业务;坐在家中的电脑前,点点鼠标拍下海外大牌商品,72小时后就能送到你手中在杭州这座全球最大的“移动支付之城”,生活“无币化”已成常态。

  而将眼光放至浙江宁波,69岁的贺大爷坐在江东区白鹤街道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一间诊室里,社区医生葛梦丹点开掌上云医院,很快联系上了宁波市第二医院郭旭主任医师。一番视频会诊后,郭旭医生调取了贺大爷的健康档案,并对其作了药物调整。

  作为全国建设智慧城市最早的地区之一,近年来,宁波围绕“就医难、出行难、就学难”等热点难点问题,着力加快智慧民生应用体系建设,“无围墙”的“云医院”便是宁波“智慧因子”悄悄植入市民生活的缩影。

  除此之外,温州的智慧旅游、嘉兴的智慧交通、衢州的智慧环保等示范项目,也正扎实推进。放眼浙江,越来越多的城市将建在“智慧云端”之上。

  从2012年起,浙江省便分批开展了智慧健康、智慧安居、智慧高速等20个智慧城市示范试点项目建设,覆盖交通、城管、医疗、水利、环保等领域。如火如荼的智慧城市创建背后,依旧城城有“特色”,而非“千城一面”。

  浙江省经信委信息化推进处主任科员董钊告诉记者,这20个试点项目都是各地根据自身特点和需求上报,“比如台州历来洪涝旱台灾害频繁,饮用水源紧张,因此提出智慧水务项目;而衢州作为全国生态示范区,走出智慧环保之路。”

  虽然智慧城市让一座座城市在吐纳更新中更加轻盈、智慧和高效。但在智慧城市建设热潮下,也容易出现诸如“信息孤岛”、“碎片化假智慧”等问题,碎片化的项目若不能难互联互通,也就难以发挥有效的作用。

  而放眼浙江,虽然各个城市“智慧化”路径各不相同,但智慧城市发展却不失共性。伴随着一座座智慧城市样板在浙江铺展而开,“典型培育”的智慧经验也向周边逐渐漫溯,浙江“智慧城市”的“拼图”也因此连接起来。

  董钊表示,“经过一段时间的建设,一些地市的成熟经验正向其他地市推广、辐射开来。如今浙江正多措并举建设智慧城市标准体系,从而使浙江智慧城市的大版图更加完善,浙江也将形成一个庞大的、全民共享的大智慧服务体系。”

  在浙江,从宁波的智慧健康到嘉兴的智慧交通,从温州的智慧旅游到绍兴的智慧安居每一个角落都能“嗅”到智慧城市的气息,而伴随其中的更是无数智慧产业的新机遇。

  该公司总裁苏玉学表示,“以前公司的主要业务便是为企业上门安装信息化管理软件,但如今随着智慧产业加速发展,企业开始致力于打造中小企业的云制造平台,让中小企业也可以腾云驾物。”

  “现在平台上已有833家企业入驻,平均每月就有80多家新成员登云入平台。”苏玉学认为,智慧城市大到一座城市,小到一个社区、一家企业甚至一个人,都大有文章可做。智慧城市建设将带来产业“大蛋糕”,赶上这股热潮,将使企业迎来发展春天。

  除了步入“云端”的企业不断延伸自己的商业触角,不少企业也开始意识到跨界合作的重要性,建立自己的智慧城市“朋友圈”,形成产业集群合力。

  上千个安防网点在城市地图上闪烁,实时监测和分析着每条街道正在发生的各种突发状况,80多平方公里范围内的城市安全状况浓缩在一米见方的显示板上这是发生在浙江杭州国家高新区的真实一幕。

  目前,杭州高新区(滨江)集聚百余家智慧安防企业,产业链涵盖研发开发、生产制造、工程施工、销售服务等多个环节,拥有数万名智慧安防领域的研发精英。

  这些企业相互之间分工合作,实现优势互补。譬如,作为IP智能监控及联网监控的首创者及领导者,宇视科技与杭州的大型安防企业如海康、大华、中威电子等均有紧密合作关系,为这些企业发展IP智能监控业务提供操作系统和软件上的支持。

  而早早布局“智能化路灯”的杭州瑞琦信息技术有限公司,自2014年开始,便与浙江大云节能科技有限公司合作,希望通过节能为政府提供一套路灯管理的自动化系统。在该公司总经理周逊盛看来,智慧路灯不只是一家企业单打独斗,而应利用优势互补集群发展。

  企业之间“跨界”合作、通过产业集群发挥各自优势,形成产业和技术互补,已然是未来智慧城市发展的方向。

  浙江大学教授、著名经济学者史晋川认为,智慧城市是一个复杂的“巨系统”,涉及集成、运营、业务等多个环节以及社区、教育、交通等多个领域,单靠一家企业很难做好智慧城市,因此,不同企业做好自己擅长的事情,实现跨界融合,才能促进智慧城市生态圈的良性发展。

  一座城市的“大智慧”,除了企业之间的“智慧共赢”,也离不开政企合作的“智慧之道”。

  正如中国工程院原常务副院长潘云鹤所述,城市建设、环境、教育、医疗等数据都分布在各个政府部门手中,而且很多数据都重复交叉,如果不解决共享问题,将对智慧城市建设产生巨大挑战。让政府和企业合作起来,才能把城市大数据用好。而在智慧城市的“浙江实践”中,政府不再“亲力亲为”、“大包大揽”提供公共服务,而是作为监督者和合作者,“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更好地发挥政府引导作用,充分调动市场积极性。比如,2013年,由衢州市国有资产经营有限公司、浙江海康集团有限公司、浙江鸿程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共同出资组建的“浙江海康安源环保科技有限公司”成立,该公司全程负责衢州智慧环保项目的投资建设和建成后的运维,衢州市政府每年支付一定的服务费用。与政府直接主导项目相比,“政企合作”首先形成了信息共享机制,各系统之间的壁垒被打破;其次,可以带动地区环保产业的发展,企业可以向各地推广成功的智慧环保项目运营模式,从而在市场中站住脚。

  正如衢州探索的“政府购买服务”路径一样,近年来,浙江各级政府越来越多地鼓励社会资本参与,从政府主导、自建自营逐步发展为采用联合运营的多元化发展模式。而“政企合作”,也不仅仅是一个简单的口号,背后支撑的则是政策的“精耕细作”。当智慧城市建设热浪来袭,政府用资金和政策铺就服务“温床”,为创新型企业成长提供丰厚的营养。譬如,杭州在中国率先建立了信息经济12大产业分类统计体系;率先制定实施地方性法规《杭州市智慧经济促进条例》;杭州市级层面设立了20亿元的信息经济产业投资基金。而今年宁波鄞州安排了3500万元智慧城市项目建设专项资金,主要用于非政府投资的智慧城市建设项目、智慧城市应用试点项目等。在浙江各级政府培植的这片沃土,用资金和政策为企业发展“撑腰”的故事还有很多。

  董钊认为,在智慧城市项目推进中,政府会起到初始资金补助、顶层设计指导、政策扶持等作用,但加强政企合作、变“供血”为“造血”,让企业在智慧城市建设中盈利,才能让“智慧城市生态圈”可持续地循环下去。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指出,政府和企业携手后,企业可为市场提供大系统整体集成式解决方案,可把在智慧城市建设中忽略的环节、碎片化的应用结合起来。

  如今,政企合作、上下贯通、左右共享浙江智慧城市正形成深度发展的趋势。从信息孤岛到互联互通,从大包大揽到政企合作,浙江“智慧城市实践”带来的是“耳聪目明”的新城市群,也展示出“云上浙江”的智慧融合。(完)声明:凡来源标明“中国安防展览网”的文章版权均为本站所有,如需转载请务必注明出处,违者本网将追究相关法律责任;所有未标明来源为“中国安防展览网”的转载文章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均不代表本网立场及观点,“中国安防展览网”不对这些第三方内容或链接做任何保证或承担任何责任;如涉及版权等问题,请在内容发表之日起一周内与本网联系,否则视为放弃相关权利。

  2018年4月19日,2018中国(杭州)国际社会公共安全产品与【详细】

  狄耐克2018年第八届“315质量万里行全国扫雷行动”新闻发布会顺利召开

  中国安防展览网 - 安防行业专业网络宣传媒体法律顾问:浙江天册律师事务所 贾熙明律师

TAG标签: 张华丽
Ctrl+D 将本页面保存为书签,全面了解最新资讯,方便快捷。